• <rp id="squ4l"><optgroup id="squ4l"></optgroup></rp>

    “超萌捏臉”走紅,揭露元宇宙商業應用的三個關鍵點

    首頁 > 觀點 >正文

    【摘要】轉型沉淪,終不得其法,范例啟迪,點明前路

      師天浩 原創  ·  2022-09-24 20:57
    “超萌捏臉”走紅,揭露元宇宙商業應用的三個關鍵點 - 金評媒
    作者: 師天浩   

    圖片1.png

    元宇宙自元年(2021年)聲名鵲起至今,發展也近一年時間。不得不說,這個充滿未來感的新興概念,確實是自帶話題感。截止到9月24日,在微博中,元宇宙的話題討論次數超過81萬余次,閱讀次數近13億。

    同時,伴隨著元宇宙的出圈,招聘熱潮也悄然興起。據澎湃新聞報道,初露鋒芒的元宇宙產業,已悄悄開啟招聘熱潮。元宇宙內容創作者、元宇宙架構師、元宇宙策劃師、元宇宙捏臉師等崗位,皆是招聘的熱門職位。

    其中,社交平臺Soul捏臉師月入4.5萬的話題在網絡上掀起熱議,該職業還被稱為是“元宇宙的第一批打工人”,再次引發了人們對于社交元宇宙的關注?!俺饶竽槨弊呒t的背后,又蘊藏元宇宙商業應用哪些關鍵因素?

    細分賽道熱門場景加持

    概念新穎富有想象力,市場廣闊且具潛力,或許是元宇宙吸引玩家不斷加入的主要原因,可元宇宙要想走的長遠,僅僅靠想象力還遠遠不夠,還需要拿出足夠強的變現能力,如今的商用就是變現的一大途徑。而Soul“超萌捏臉”的出圈,似乎為元宇宙的商業應用提供了一個可供參考的范例,不妨從個例背后窺見元宇宙商用的底層邏輯。

    “超萌捏臉”也許很多人會覺得有些新奇,但其實它也存在已久。2019年,Soul推出了“超萌捏臉”工具,讓用戶可以自發創作個性化的頭像。盡管從上線之初至今,Soul就不支持上傳真人頭像,但彼時“超萌捏臉”也并未引起多大波瀾。反倒是元宇宙之風漸起后,該功能才越發被外界熟知,并且催生出“捏臉師”一職,更是迅速發展成為一條商業鏈條,有條不紊的運轉著。

    捏臉師,即虛擬頭像創作者,也被稱為“捏頭師”,是在社交應用Soul平臺孕育出的一種新型職業。其誕生背景有賴于以95后、00后為代表Z世代,這些年輕人天生就有找尋虛擬價值的基因,他們熱衷于創造并消費如虛擬頭像等數字化產品和服務,認為虛擬頭像既是“反顏值社交”的利器,又可以彰顯自己的個性特質。

    基于年輕人的消費能力和消費喜好,捏臉師很快打開市場。據相關媒體報道,過去幾個月中,收入最高的捏臉師月收入可超過5萬。雖然這個金額有待考證,但其反映出的吸金能力可見一斑。

    看似是一個喜好帶動一個職業的興起,其背后的根本在于一個熱門場景和一個新興概念的結合,引發的化學反應。

    Soul 功能的走紅就是“社交”+ “元宇宙”迸發出的火花。據不完統計,從2021年11月到2022年1月,業內大概有552個APP在自己的描述中增添了“元宇宙”三個字,其中就有70多個社交元宇宙的APP,足見業內對社交元宇宙的熱捧。

    不可否認的是,社交是Soul的一大優勢,根據Soul披露的2021年3月數據,Soul是行業同品類中日均DAU啟動次數最高的APP之一,同時是日均發布率和Z世代用戶滲透率最高的App 之一。要知道一直以來,社交都堪稱是一個熱門場景,多少巨頭、新秀對社交報以厚望,以至于不斷嘗試。彼時,百度、字節跳動等多家巨頭公司,加上創業明星羅永浩均探索過社交產品,盡管這些產品大多發展的不順利,但從大家的共同選擇中就足以看出社交的魅力。

    而元宇宙初期發展下,與互聯網主流應用的熱門場景結合,無疑是實現了乘法效應,既為元宇宙打開了更加廣闊的聲量市場,又為目前較虛的元宇宙增加了實用場景,這也將成為元宇宙商用的一條有效途徑。與此同理的還有直播元宇宙、游戲元宇宙、文旅元宇宙等。

    就拿直播元宇宙來說,從抖音快手紛紛搭建元宇宙直播間,到YY直播全網首檔元宇宙綜藝歌會《超能音樂匯》,新竹遍地。虛擬場景與虛擬主播結合產生的廣告變現潛力,同樣吸引了大廠的親自下場。比如,今年618期間,淘寶就成立了元宇宙專項項目組,進行針對性購物和交互場景的探索。

    雖然不少行業人士認為,元宇宙直播是直播行業突圍而出的關鍵,但從另外一個角度來看,熱門場景也在助力元宇宙的發展。

    反觀單打獨斗,且不為元宇宙穿上熱門場景“鎧甲”的平臺,大多無疾而終。例如,據媒體報道顯示,百度和字節的元宇宙社交應用相繼啞火;率先轉型元宇宙的Meta裁員不斷……

    細分賽道下,社交、直播、游戲等等熱門場景的加持,成為元宇宙將想象力轉化成變現能力的一大關鍵。但變現能力的實現絕不僅僅依賴于單腿前行,其背后更多是雙輪驅動,甚至是三點支撐。

    體驗思維替代技術思維

    上文提到捏臉師收入非常高,為什么收入這么高?除了年輕人的追捧之外,相關人士發現,對普通人而言,要捏出一張完美的臉并不容易,這促使有能力的捏臉師打開了市場。仔細讀會發現,這里面有個限制條件“完美”,因為大部分人想要一個更好的頭像,才會讓捏臉師這個職業身價倍增。

    但其實Soul的捏臉功能并不復雜,且該功能自定義程度非常高,光發型就提供上百種選擇,還不包括發色、頭飾等搭配,還有幾十種臉型、眼睛、眉毛等,都可以手動調節大小位置。

    用戶完全可以根據自己需求自行完成一個基礎版的頭像??梢娫摴δ艿臏嗜腴T檻并不高。

    而另一方面,Soul的超萌捏臉功能廣受Z世代好評,很多用戶都表示,捏臉功能可以充分展現自我,并能夠通過頭像找到志同道合的朋友。因此,在Soul中年輕人的留存率很高,據公開數據顯示,該平臺MAU(月活躍用戶數)2021年達到3160萬,其中Z世代占比為74.9%。

    同時,就在近期,中國新聞周刊主辦了“有意思生活方式大會”,旨在探索如何與年輕人同頻共振。在活動現場,中國新聞周刊發布了本屆“年度有意思品牌”榜單。其中,Soul作為受年輕人喜愛的品牌入選“2022年度有意思品牌”。這足以表明Soul在年輕群體中的分量很重。

    得到了消費主力軍Z世代的青睞,Soul自然也收獲了不錯的商業化表現。據Soul招股書顯示,2020年,公司收入同比增長604.3%,至5.0億;2021年,收入同比增長157.3%,至12.8億;2019-2021年,公司毛利率水平從49%上升至80%,再至85%。

    其實,回過頭來看,Soul這個捏臉功能并沒有高深莫測的技術奧義,只是將體驗做的非常好,讓這些創新的功能、新潮的產品與用戶產生交互,同時對年輕用戶的需求把握的很準確,其非常清楚用戶正在走出“顏值至上”的怪圈,于是Soul大力主張反顏值社交,用虛擬的化身,讓用戶漫游在各種社交場景中,可以無壓力地自我表達,進行沉浸式社交。

    有重視體驗的,自然就有重視技術范的企業。這些企業總是將自己架在很高的位置上,初亮相時,往往讓人覺得十分高大上,因為其闡述的盡是一些聽不懂的技術框架。但接觸之后,會發現技術之下,并沒有帶來體驗的革新性,反而是較為糟糕的體驗感。

    而這樣的企業不在少數,以啫喱App為例,第一個新版本上線后,下載量便以驚人速度飆升,2月10日開始,啫喱同時登頂App Store免費社交排行榜以及免費應用排行榜,甚至超越熟人社交App巨頭微信。在經過了短期的爆火之后,啫喱很快便因為隱私、延遲、閃退、卡頓等問題迅速下架。

    無獨有偶,去年12月,百度希壤剛發布,收獲網友一片差評,比如,登錄后突然響起的超大聲BGM,找不到按鈕關掉;卡模穿墻,粗劣感滿滿;虛擬人物移動時,像漂浮在空中一樣,相當不真實……另外,虹宇宙等先前的明星產品在正式對外開放之后,也因畫質粗糙、加載速度慢等問題遭到用戶吐槽,口碑崩的飛快。

    總的看來,這些企業有一個通病,沒有將用戶體驗放在重要位置。為人提供服務的產品,卻輕視了人的體驗,最后只能如同流星一般,雖然絢爛過,但十分短暫。

    從以上企業不同側重點,引發的不同方向,或許我們可以看出,企業要更改思維,用體驗思維變革技術思維。這并不是說完全拋棄技術思維,而是說要在技術的基礎上,更加關注體驗。畢竟硬核技術加上愉快體驗,才能更好發揮元宇宙的商業潛力。

    不可忽視“UGC”的價值

    除了熱門場景、良好體驗的助力之外,Soul捏臉功能的走俏還存在另外一個關鍵因素,那就是充分發揮了UGC的價值。何為UGC”?據百度百科解釋,UGC是互聯網術語,全稱為User Generated Content,也就是用戶生成內容,即用戶原創內容。

    具體來看,由Soul捏臉功能帶動的捏臉師,屬于UGC的典型代表。Soul產品負責人車斌說:“與擔任QQ形象、游戲頭像設計師的PGC產出(專職人員專業產出)不同,如今的捏臉師是UGC(用戶生成內容)生產機制。Soul的捏臉師呈現出創作者經濟特征,即平臺提供模塊和工具,用戶可以使用工具成為創作者,自發進行創作,將興趣、愛好、創意進行表達并轉化成收益?!?/span>

    Soul披露的數據顯示,目前在Soul上,約有80名入駐個性商城的捏臉師,截至今年3月1日,個性商城頭像總數有近3萬個。從2021年6月底至11月1日,有捏臉師最高售出頭像7764次,且收益可觀。

    不難看出,這個伴隨著Web2.0概念而興起的UGC,正在憑借自身價值進入Web3.0時代。而元宇宙作為Web3.0中的代表,也急需UGC為其長期發展輸血。

    曾有人對于元宇宙提出疑問,到底是什么阻止了元宇宙在短期內成為現實?絕大多數人會回答“技術不成熟”、“監管難解決”、“用戶習慣尚未形成”,確實這些均是元宇宙通向現實路上的攔路虎,但除此之外,在互聯網怪盜團《“元宇宙”的最大瓶頸,是第三方內容生態?》一文中,還提到了這樣一個觀點:“阻礙元宇宙成為現實的最大瓶頸,是第三方內容生態?!?/span>

    目前來看,內容生態的不完善,的確正在阻撓元宇宙的發展。

    另外,一個值得關注的問題是,很多元宇宙平臺似乎還尚未發覺UGC對其發展的重要性,只是一味的沉浸在概念美夢當中。殊不知,超前的平臺,早已經在內容生態中進行深耕了,例如元宇宙社交平臺BUD Technologies, Inc.(以下簡稱“BUD”), BUD作為新一代UGC社交平臺,憑借著簡單易用的無代碼工具創建個性化的3D交互內容,獲得Z世代青睞。

    同時,據36氪獲悉,此前BUD宣布完成1500萬美元A+輪融資,該輪融資由啟明創投領投,老股東源碼資本、GGV紀源資本、云九資本超額跟投,穆棉資本擔任本輪獨家財務顧問。對于企業發展前景,BUD聯合創始人Risa在36氪采訪時表示:“BUD的底層技術是跨平臺的,而作為UGC媒介,BUD具有無限多的可能性?!?/span>

    長期來看,元宇宙不僅僅是“流量經濟”,更應該是“內容經濟”,元宇宙的健康發展,離不開優質的內容生產,如果元宇宙不能形成一個豐富的內容生態,就不可能對用戶、資本產生足夠的吸引力,那它的風口期也將迅速縮短。歸根結底來看,足夠新的概念也逃離不開老生常談的內容。

    而一些元宇宙平臺對于內容的重視,以及商業化的成功實踐,無疑是為其他元宇宙平臺開了一個好頭。相信之后元宇宙平臺會愈加重視內容的建設,也會加大投入,開發出一些質量過硬的“標桿內容”,為元宇宙這個充滿科技色彩的概念骨架,填充結實血肉。

    寫在最后

    盡管元宇宙誕生至今,爭議從未中斷,但從數據統計來看,元宇宙仍處在上行階段,其頗具想象力的前景,依舊讓眾行業為之著迷。據彭博行業研究報告預計,元宇宙將在2024年達到8000億美元的市場規模,普華永道預計元宇宙市場規模在2030年將達到1.5萬億美元。足見元宇宙市場潛力巨大。

    另據麥肯錫曾報告稱,今年前五個月,企業及VC等機構在元宇宙賽道總計投入了1200億美元。7月Meta發布的元宇宙白皮書中,預測元宇宙市場如果以類似于移動技術發展的方式增長,到2031年“元宇宙”將為全球貢獻3.01萬億美元的GDP,其中1/3將來自于亞太地區,而摩根士丹利預計美國和中國的元宇宙市場將達到8萬億美元。摩根大通還估計,虛擬世界中商業服務和軟件在中國的總潛在市場將達到270億美元??磥?,未來元宇宙的市場重心將在中國顯現。

    發展前景一片明朗,也預示著元宇宙的商業化大有可為,而以Soul的捏臉功能為例,厘清其成功商業變現的三大因素,有與熱門場景的組合效應、體驗思維的革新性、UGC的價值釋放,這些均成為Soul商業化的關鍵點。同時,也為其他正在探索商業化道路的元宇宙平臺,提供了可供借鑒的樣本。

    轉型沉淪,終不得其法,范例啟迪,點明前路,也相信在典型案例的啟發下,會有更多的元宇宙平臺覓得商業變現的良方。

    參考文獻:

    1、《元宇宙直播,不再是概念》——羅超頻道

    2、《破滅的希壤元宇宙夢,跑到B端來重建?》——偲睿洞察,寇敏,Emma

    3、《“元宇宙”的最大瓶頸,是第三方內容生態?》——互聯網怪盜團

    4、《元宇宙UGC平臺「BUD」獲1500萬美元A+輪融資,3D原創作品數量近千萬》——福布斯中國

    5、《Soul不斷創新社交場景,打造屬于年輕人的社交元宇宙》——河青新聞網

    6、《深度洞察Z世代社交偏好 Soul App獲“2022年度有意思品牌”》——永州新聞網

    上一篇文章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下一篇文章

    師天浩

    科技自媒體人,曾就職于 博客中國、互聯網實驗室、百度等公司,鈦媒體認證作者、虎嗅認證作者、砍柴網認證作者、極客網認證作者,百度百家、i黑馬、新浪創事記、艾瑞網、淘媒體等平臺的專欄作者。微信公眾號:shitianhao01

    評論:
      . 點擊排行
      . 隨機閱讀
      . 相關內容
      娇小XXXxX性开放,18未满禁止观看视频网站,娇小性XXXXX极品娇小,爱做网站免费,图片区 小说区 另类小说